易白

【叶黄】日久

超暖心

一个脑洞:

祝我们叶生日快乐! 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叶修长到这么大,不管他在不在意,总也在不知不觉里过了许多个生日。




刚出生时候的满月酒,叶家找来一大批亲戚,把两个叶姓兄弟抱在一起,众位亲戚对着两个小孩笑眯眯地瞅,给他们规划未来,哥哥以后要做什么,弟弟以后要做什么,叶家的后代总是要光鲜亮丽的。




只可惜时代不一样,叶家亲戚们给两人想好的计划没一个成功,哥哥叶修偏离原本航线,走条不被众人接受的路,凭着满腔热爱也打到世界冠军。




每年给叶修过生日的人来来去去,还在家里时每一场都很隆重,办过几次家庭聚会,叶修叶秋穿一样的衣服,吃同一个蛋糕;而叶修逃家在外流浪的那段时间,自然没人记得他什么时候生日,直到碰上苏家兄妹,三人搭伙,才终于有人年年给他放手炮;进嘉世的早些年,叶小队长的生日都办得热闹,一群人开汽水点大餐庆祝,后几年便不一样了,嘉世不在意他,叶修也不在乎这个日子,于是每年的生日多半蹉跎在游戏里。




紧接着他就遇到黄少天。




黄少天和他不一样,黄少天对每一个纪念日都有着奇妙的执着,从国家定下的各个法定假日到蓝雨成立周年,父母的生日,甚至连黄爸黄妈的结婚周年都记得清清楚楚。最开始叶修和黄少还没那么亲近,每年的五月二十九都能准点收到那家伙发过来的生日祝福,话唠的祝福都比一般人要长一些,那会儿叶修看过就忘,在游戏里忙得腾不开手来回复。




直到某次黄少天发的信息轰炸长出对话框,整个聊天栏都被他霸屏,在祝福生日快乐之余还不忘约战,叶修当时退出副本,第一眼就看见那长长一串字符,终于打出几个字来回复那人。




没想黄少天原本离线的灰色头像看见回复后迅速亮起,揪着那几个字又发了一大段过来。




许多年后他们两同居住在一起,黄少天照旧记得每年的五月二十九日,雷打不动在厨房里手忙脚乱地给寿星准备蛋糕。叶修就站在边上帮忙,两人偶尔聊天时谈起当时的场景,叶寿星淡淡感慨道:“我当时以为那是QQ的定时祝福。”




“我自己打的!手打的!QQ定时才几句话!没看见我发了这么多吗!”黄少天边捣奶油边回头怒视叶修,“当时我才刚出道吧,你三连冠最辉煌的时候,我都是掐点给你发祝福的,结果你就回了我一次,回完还没影了。”




“我这不是睡觉去了吗。”叶修实在冤,他的QQ那被多少职业选手加着,最辉煌时候每到生日零点,各路消息能刷得他电脑卡三卡,有回就不错了,指望他和每个人聊天那不切实际。




“好吧,看在你生日的份上原谅你。”黄少天把脑袋转回去,突然对叶修的每年生日产生点好奇,“你在家时候生日都和叶秋一起过?”




“那当然,双胞胎小时候都穿一样的衣服,咱妈那时候分不太清楚我两,给人家介绍都瞎叫,老对着叶秋喊我名。”叶修回答。




“让我想象一下这个画面……”黄少天脑补三秒钟,把捣好的奶油挖出来给叶修尝,“甜不甜?”




“还行。”叶修点头,他以前不太爱吃甜食,身边有了黄少天之后接受度倒变得挺高,偶尔还会抢两口那人的零嘴,“那时候叶秋可皮了,咱妈对着他喊我,他就开始捣乱,想栽赃到我头上。”




“我去,叶秋那时候这么坏?我怎么看不出来……严肃谴责他!”黄少天把奶油丢到边上,转身去做蛋糕底,“你妈不会真骂你吧?”




“骂是骂了,不过当时还是骂他。”叶修笑道,“后面两人换过来才是骂我。”




“这也行?你们双胞胎的生活我不太懂,我家就我一个,反正家里什么东西坏了都怪我。”黄少天撇嘴,再问叶修离家出走之后的生日。




“那时候没什么好过的,生日煮碗方便面差不多了。”叶修回答。




确实没什么好过,他流浪时候几乎是住在网吧里,熬夜久了记不清日子,往往半夜看见端午游戏活动才想起来自己的生日,错过便算了,难得有刚好看见那个日期的时候。




仔细想想方便面和长寿面都是面,应该也差不多。




“这哪里差不多,差得多了,长寿面是要一根到头的。”黄少天皱着脸强调,把举在手里的面饼放下,从叶修跟前跑开,在冰箱里挖出一团面条搁到人鼻子前面,“给你见识见识,这种才叫长寿面……我前几天去买的,你帮我烧个水,我给你煮面吃。”




“这还不算惨的。”叶修伸手去把锅子下头的灶火打开,“想不想知道最惨的。”




“什么?还有更惨的?”黄少天充满同情的看人。




黄少天最开始认识叶修,那人就是威风神气,在赛场上以一挡十,游戏里大杀四方的模样较多。黄少天见到叶修最惨的模样不过是第十赛季重新再来,那人虽当着网管,却丝毫没有一点憋屈。此时叶修摆出副难得一见凄惨样子,黄少天自然顿感心疼,抓着搅拌面粉的盆子往叶修那里凑过去,和人贴住了,问他更惨的是什么。




叶修就低头看着他搅合,说那是自己某天在嘉世的时候,遇到过生日,那会儿嘉世大伙和他关系不怎么样,没几个人给他庆祝,全当忘记了。其实不庆祝也没事,叶修乐得清闲,自己蹲电脑前面打游戏玩。结果打到半夜觉得有些饿,叶修就照旧出去找东西吃。




没想到那天晚上风大,一出去房门就给吹得关上,他运气背只能认倒霉,把拿回来的泡面摆在门口,再去找门卫拿钥匙。叶修回来走在嘉世的过道上只感到阴风阵阵,眼看自己门口闪过个影子——




“什么影子?有东西在你门口?你这是个恐怖故事吧!”黄少天听得汗毛直竖,干活的手都停下来,忍不住打断道。




“嗯,我回去的时候泡面没了。”叶修说。




“我靠,真的假的,嘉世治安不行啊!”黄少天单手抽出来拍了拍叶修的肩膀,在人家居服上留下两个沾着面粉的白印子,用一副悬疑强调问,“是谁偷了你的泡面?”




“是保洁阿姨,她当时在理垃圾,看见我的泡面桶摆在外面就给我丢了。”叶修回答,“然后我找泡面半天,回去的时候副本队也散了,惨不惨?”




“嗯,是挺惨的。”黄少天说,“幸好我后来都给你寄零食当生日礼物,大箱子那种,速食零嘴,够不够吃?”




“那两大箱子是你寄的?”叶修一愣。




“对啊,我还特地喊店家在外面贴蓝色胶带标明身份的!”




“我以为是哪个疯狂粉丝,拿去给大家分了……外面贴蓝色胶带就是你啊?”




“靠!我给你买的好不好!里面还有戒烟糖!润喉糖!”黄少天当年好心好意挑一晚上的零食,没想到就被叶修简单分掉,有些小愤怒。




“戒烟糖我吃了。”叶修仔细回想,那两大箱子里总还有些是他自己吃掉的,“润喉糖不应该给你自己吗?”




“我嗓子好得很,不需要那种东西。”黄少天哼哼两声,“看你抽烟嗓子不好,所以才给你买的。”




“你那时候就对我这么上心啊?”叶修挑眉。




“多买点包邮……”黄少天嘴硬,“那时候咱们还没在一起吧?我记得我第五赛季才跑去H市给你过生日。”




“对,你来给我过生日,我请你吃了碗面,结果我俩谁都没带钱,和人家解释半天才走掉。”叶修回答,“想想也挺惨的。”




“靠,我那时候怎么知道你出门不带钱啊!”黄少天思及往事,手上搓面的力气都大了许多,“当时是不熟悉!现在我们就没发生过这种事情!”




“前几年你喊职业选手来咱家过生日,结果出去买饮料的时候不也没带钱?”叶修损他。




“我带了手机,网上支付你知道吗!我不是忘带钱包!”黄少天严肃回答,气鼓鼓地把面饼模型丢进烤箱里。




这是他给叶修做的第六个蛋糕……前面几个姑且算是蛋糕,去年那个做甜了,叶修和他吃得极其痛苦,两星期才吃完;前年那个干脆没烤出形状,糊上奶油和团怪物一样。




其实叶修的生日,大到派对,小到聚餐,黄少天都参加过。第十赛季打完,叶修带了一次国家队,彻底退役后还是由黄少天煽动众人给他办了个巨大的派对。从头上戴着的寿星帽子到进门的彩炮一应俱全,黄少天这个暖场小先锋活跃在派对前线。




那次聚会结束后,叶修本人还没怎么样,黄先锋率先趴下。




还是寿星亲手把他扶出去,黄少天小同志蹲在地上说话,叶修听不清,只能陪他蹲下去,两人身上还粘着奶油彩带,蹲在黑暗里活像两个脏兮兮的怪物,好在地方不显眼,也不至于给过往路人看见。




黄少天当时为活跃气氛喝了两杯果酒,蹲下后头脑沉重,望出去统统隔着层白雾,叶修陪他矮下来,他就拽住叶修的袖子口,说了一通祝福的话,末了抽抽鼻子,压着声音说让他回家之后也要每年好好过生日。




说完那话唠刷一下站起来,和醒酒了似的,大刀阔斧异常洒脱,扭头就要走。




幸好叶修站得也快,一下把要逃的人抓住。




“你那时候想什么呢,退役回家弄得和生离死别一样。”叶修现在想起来,还要嘲笑黄少天两句,被他拉回来那人鼻子都红了,活生生一个夏季圣诞老人。




“我以为你退役完就走了啊。”黄少天蹲在烤箱前面,拒不回忆自己的丢脸往事,摆出一副耐心观察蛋糕发展的样子,“是你自己说带完国家队就回家的。”




“咱们那时候在谈恋爱,我回去不也得带着你吗?”叶修就着那人蹲下的姿势去摸人脑袋。




要不是他动作快,头脑清晰,没喝酒,搞不好今天这个蹲在这里烤蛋糕的小话唠就跑了。




叶修以前和黄少天说过,觉得他有计划生日派对的天赋,不如以后的生日都和他一起过,反正小话唠一人顶三个,怎么着都热闹。




“烤好了烤好了!”黄少天自觉心虚,不肯再和叶修回忆生日往事,眼看蛋糕形式不错,当下嚷着转移话题,操起手套拽开烤箱门,从里面端出个卡通君莫笑外形的饼状物来对叶修炫耀,“你看,比上次好看吧?”




“是不错。”叶修瞅了两眼,起码比之前那个爆炸外形的要好。




黄少天给他过了这么多生日,呼朋唤友也有,两人独过也有。




相处久了懒得搞什么太大惊喜,黄少天一切寻从生日基本法。这卡通蛋糕他早一星期前就开始练习,烤坏无数面饼,叶修在家吃了三四天面包配牛奶当早饭,总算在今天得到成果。




“嘿嘿嘿。”黄少天笑完,试图往上头挤奶油,“不枉我找蛋糕店师傅学了那么久烤蛋糕!”




“咱家楼下那家店?”叶修问。




“对,就是那家。”黄少天点点头,凝神聚气,屏住呼吸,利用职业选手的微操捏住奶油卷,轻轻一挤——只见一坨白花花的奶油糊上了君莫笑的脸。




黄少天:“……”




黄少天:“靠,蛋糕店骗我!说好的小花呢?!我要去找老板算账!”




“这个也不错啊!”叶修憋笑,宽慰他,“比小花大气。”




“真的吗?你喜欢?那也行吧……”黄少天努力安慰自己,在卡通君莫笑的脸上又挤出两块,三股奶油混乱地纠缠在一起。




叶修见形势无法挽回,当机立断拿起另一边的,在奶油上挤出歪歪斜斜两条眉毛。




“我靠靠靠,不行,这蛋糕太傻了!”黄少天练习很久的面饼眼看毁于一旦,悲痛掩面三秒。再看向叶修时那人赫然已经发挥出创作天赋,挤出的奶油洋洋洒洒,把好好一个卡通君莫笑蹂躏成抽象画,“老叶你这是什么审美,你心中的君莫笑就长这样吗?!”




“不是吗?那你心中的君莫笑长什么样?”叶修反问他。




“起码也得是拿着千机伞叱咤风云的样子吧!”黄少天答。




“哟,你心目中的我还挺帅嘛。”叶修回道,“反正都是要吃的,你到时候自行想象一下就好。”




黄少天无语凝噎,半晌才反应过来,“这是你的蛋糕!要想象也是你想象!”




最终两人端出去的蛋糕基本看不出君莫笑原型。黄少天为彰显它的身份垂死挣扎,在奶油顶端插了个买回来的蘑菇力饼干,知道的人明白那是用蘑菇力的外形来当千机伞,以此表示奶油蛋糕是君莫笑,不知道的人压根看不出这一块是什么玩样儿。




不过叶修一个大男人,从不计较蛋糕的外形,去年和去去年的蛋糕他也不是吃了?今年这个好歹底座是完美的,他给蛋糕评语,说成功了百分之五十。




黄少天嘀嘀咕咕地把蛋糕和面都端到茶几上,再边上摆几个靠垫,两人就缩在一起。




叶修才退役的时候身边总有许多人,网络上粉丝记得他,嘉世兴欣的人都记得他,每年生日都过得热热闹闹。




但时间逐渐过去,职业选手们渐渐有新秀出现,嘉世重生,兴欣队长也换了两任,叶修的生日聚会渐渐只剩下他和黄少天一起过。许多人或许都会忘记他,但黄少天不会,那人每年都兴冲冲地折腾,陪叶修过一个又一个的五月二十九,每年都有新花头。




“你别动蜡烛!我先去关灯!”黄少天喝住叶修想拔蜡烛的手,冲去客厅边上把灯都关了,摸黑回来后掏出个小盒子给叶修,“给你的礼物!”




“还有礼物啊?”叶修手上掂量那个小盒子,黄少天这礼物送了十几年,从大的零食箱子送到小的鼠标垫,去年还在抱怨给叶修挑礼物太难了,以后再也不送,今年就又摸出个新盒子来。




“当然有了!我亲自去买的!”黄少天靠近点,伸手去把蛋糕上的蜡烛都点起来,又异常激动地喊人许愿。




“没什么特别想要的。”叶修回答,他这都许多少年愿望了,常人想要的那些个东西,事业有成名利双收,他几乎都有,说起来有些招人嫉妒,但他的确别无所求。




“你许不许?不许我帮你说了啊。”黄少天的脸在蜡烛光下面晃来晃去。




“你说吧!”叶修把自己许愿的权利给他。




“那好,祝你以后可以心想事成,身体健康,家里人也健康,最好还能中彩票,凭空发财,明天还可以买到那家喜欢吃的早餐店的油条!”黄少天盯着蜡烛,聚精会神,讲了一串还不停,似乎说出来这些还不够。




“喂喂,你这有点贪心了吧?”叶修好笑,隔着茶几去牵黄少天的手。




“这就算贪心啊?”黄少天反驳,“我都没说想要你长命百岁,青春不老,永居荣耀巅峰呢!”




叶修听完越发憋不住笑意,出声就给黄少天拽了一把:“靠,你笑什么,我很认真的!”




“好好好,这愿望很不错,我能吹蜡烛了吗?”叶修忍笑问他。




“是不错吧,我给你说我许愿很灵的,说出口就有。”黄少天冲叶修龇牙,大义凌然一挥手,“你吹!”




叶修大黄少天几岁,两人的年龄差摆在这里,刚和黄少天好上的时候魏琛就说他拐人家无知少年,以往也的确是他抱黄少天多,把这家伙当小朋友哄。而如今这个无知少年陪了他这么些年,现在还冲他张开手,和他说给一个抱抱。




叶修挑着眉头,意味深长地靠过去,黄少天手臂一张把他抱住,还学着他以往的手法往叶修背后拍了两下,男友力十足,表示自己也能哄叶修。




“感觉怎么样?”黄少天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着,问道。




“嗯,还可以。”叶修本是看他好玩儿,真抱上了却也给黄少天捂得心暖,伸手抱回去。




第二天黄少天给自己定了五点半的闹钟,摸黑早起跑去买叶修喜欢的油条,偷偷给人塞在床头柜上。买完他还爬回床上继续睡,等那人醒来后再指着油条和叶修说话。




“你看!买到早餐店的油条了!”黄少天一本正经,拽着叶修看那根油条,“都说我许愿很灵,信不信,其他愿望一定也会实现的!”




——祝你身体健康,心想事成,青春不老,永登荣耀巅峰。




END。


感谢喜欢




曾经感谢你成为今天的你,现在祝你往后能一帆风顺,来日方长。




最后带个假戏真做的余本>< 【这里

评论

热度(3033)